盗贼 王臣 谎言

[雨獒雨]少年锦时

warning:ooc,现实背景,双向暗恋(大概?,日常小甜饼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主小雨弟弟视角,短小精悍,一发完

科哥大概生来就是当英雄的。
周雨靠在床头半躺着,迷迷糊糊地想着。

就连国乒传统哥哥奶弟弟,到他这里也只剩了半条——奶弟弟。
还一个劲儿地放大招群奶,见谁奶谁。横竖还给自己招来这么多情敌,想到这里周雨又有些憋屈。
其他弟弟哪有我喜欢你。

这要是搁网游里,科哥准玩儿的牧师。
难不成我还能阻止奶妈群奶?周雨这么自我宽慰着,还是有些解不了气。

“你小子嘀咕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张继科刚洗完澡神清气爽,擦着头发裸着上身从浴室里走出来,听见小孩儿含含糊糊的嘟囔半眯着眼笑开了,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些舒坦和宠溺。...

【蟒獒】年少一梦

warning:ooc,高中生AU,私设有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算是部分脑洞集合,故事断片不完整,慎入

1.

男生之间熟络起来非常之快。

哪怕是再闷骚的人,打个游戏踢个球,一来二去就算认识了。
但偏巧张继科,不怎么打游戏也不踢球。
作为一个合格的理科班学霸,他喜欢打牌。
除了打牌,还喜欢喝酒读书写诗和日久生情。

刚开学的社团报名,张继科毅然决然地舍弃了挂羊头卖狗肉的数竞物竞社,报了个看上去逼格相当高的桥牌社。
拒绝随波逐流,桥牌可是一门社交艺术。

在社团里见到同班的许昕的时候,张继科也没有什么特别惊讶。
喜欢打牌,这不是理科生标配嘛。
张继科这么想着,一边还是在心里给许昕加了点印象分。...

【楼诚现代AU】war zone[PWP.END]

warning:ooc,私设有,大污伤身,慎入。
*取题自美渣的大黄歌,表白我渣和我奶.

夜已深。
此刻的S市却是灯火通明,照亮了半边黑色夜幕,尽数彰显着属于这座城市的张扬。
灯红酒绿,夜夜笙歌。
不起眼的小巷内,一扇有些破烂的铁门虚虚掩着,将它背后的走廊隐匿在浓密的黑暗之中,与门外的火树银花隔绝开来。
明楼驾轻就熟穿过走廊,倏地眼前灯光骤亮,走廊已走到了尽头。明楼脚步一顿抬起手,两指指腹捏住帽沿稍作调整向下压低,才推开门走进里去。

这里是S市最大的地下酒吧,颇多人喜欢在这里谈生意,今晚要面见的合作方便是其中之一。
明诚后倾上身半倚着柜台,屈肘向后搭在桌面上支撑身体,周身被不绝于耳的重金属与浪叫声充斥着。
舞台...

【楼诚】人间路

warning:ooc,私设有,小污怡情。
*这是一个背景在巴黎的日♂常系列。
*坚决秉持管撩不管撸的战略方针,并一如既往地贯彻实施下去。

1.
明诚在周身温暖空气中渐渐醒来,胸前传来的丝绒质感让他清晰意识到此刻的自己身无寸缕。
手掌摊开向后撑在床垫上施力起身,明诚用力眨了眨眼调整焦距,以此缓解脑中眩晕感。
抬眼瞥见不远处的衣架上空空如也,睡前整理的衣物此刻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蕾丝内裤。
明诚的神志瞬间清醒,双眉皱起略略迟疑,一想到那人的流氓行径更下定了不能裸身出去的决心,只得不情不愿爬过去。
期间无数次牵扯到全身各处使用过度的地方,引来阵阵酸痛。
明诚暗暗在心底腹诽上明楼几句,满眼嫌弃地拿起内裤换上。

推...

【超恺】酒与蜂蜜

warning:ooc,私设有。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短篇完结,化用以前撸过的戏梗,可能会眼熟。
*超哥生日快乐,送你一只喝高了的恺开。

适才杀青宴上被起哄灌了酒,郑恺大脑发热当众耍着酒疯跳街舞,直至宴后被邓超连拖带扛回到房间后那股余劲都仍未散去。
郑恺踏着舞步走到浴室落地镜前,抬手摩擦指腹狠狠碰撞打出响指作为节拍,口中哼着曲子恣意挺胯摆动腰肢自娱自乐。
在狭小的空间内剧烈地运动迅速聚积了许多热量,额间泌出密密细汗紧紧吸附着鬓角碎发。
郑恺两指捏住衣扣用指腹推出洞口,双手拎住衣领向上把汗衫随手甩向一旁。

浴室的门大敞着,邓超向前台通电话要了蜂蜜水,回来后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形。
精壮的身躯随着上衣的褪去尽

【楼诚AU】兼程

warning:ooc,私设有,内含拉灯情节,详略不清文笔弱,极其慢热。
*架空背景,警匪paro,短篇完结。
*重发,lof没人性,小污怡情都屏蔽。

临时会议一结束,明诚面若冰霜大步流星走回自己办公室。
一旁路过的小警员见了只当是分局局长放给他的压力太大,都不愿此时上去撞枪口,打上一声招呼后战战兢兢加快步伐走了。
明诚摸出钥匙进了办公室,把手中的文件狠狠甩在桌上,急匆匆地拿起桌面上私线电话听筒,手指娴熟地摁下一串号码。
“这里青瓷,接总堂口。”

明楼面不改色地听完了梁仲春的汇报,屈指轻叩桌面,抬腕扫了眼表。
大姐和明台应该已经下飞机了,明家面上的资产半个月前也陆续转暗,交给蔺晨暂时接手,留给汪芙蕖的只是个空...

【诚春】无疾而终

warning:be预警,诚→春→楼,阿诚中心,一方死亡向。

1.
明诚第一次见到汪曼春,是在楼春二人的约会上。
他站在自家大哥身后半个身位的地方,远远就看到一身白色长裙的少女欢快地唤了声“师哥”,轻盈地飞奔过来。明楼眼底是化不开的柔情,伸手接住她,少女也极其自然地环上明楼的手臂,显然是做惯了的动作。

幼时多年受凌虐的生活,让阿诚早早学会了审时度势。他不着痕迹地后退半步,给眼前这对金童玉女留出空间,与此同时暗自打量明楼身侧的少女。
彼时的汪曼春仍是清纯可爱的模样,凝脂似的肌肤衬着淡淡的胭脂,乌黑双瞳仿佛含着盈盈秋水,一头秀发松松挽在脑后。
或是明楼不喜浓妆的缘故,她便把心思全放在了银饰上,在阳光下微微泛着...

[孟肖]随手一发


*深夜石更来撸一炮,短小精悍懒得拟题。
*连一个段子都要屏蔽我三次,lof人性何在?
*走子博试试:http://wollust-lock.lofter.com/post/1cbe3f53_7e40650
*密码是链接上那个德文单词。




[孟肖]伴侣契约



*半夜睡不着,起来填脑洞。
*神志模糊不清,明早再改。

当肖然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对孟皓产生了异样的情愫时并没有太多讶然,而是异常平静、云淡风轻地直接选择了回避。
人都喜欢往高处看,谁都不例外。
单单日化产品已经无法满足肖然的野心,孟皓与他的鲲鹏集团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从最开始对于鲲鹏的刻意调查,到后来下意识地留意一切与孟皓有关的消息。肖然不得不承认,孟皓在不知不觉中驻进了他的心。
所以当君达出的状况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时候,肖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孟皓。
然而孟皓的危险性肖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因此从一开始他就理智地选择了压抑自己的感情。肖然即使心有不甘,但也明白他这一仗还没开始打,他就已经输了个彻底。

犹豫再...

© _Autism. | Powered by LOFTER